蒼夜

無法拒絕的可愛請求

李澤言親手做的布丁一直是妳的最愛,那種令人難以遺忘的甜蜜味道、總是會不斷在妳的思緒中打轉,讓妳不禁在腦海裏大喊著:「想吃布丁!」

--

在妳生日那天的前一晚,妳依然在深晚才完成了忙碌的工作,幸好的是公寓離公司不遠,是可以走回去的距離。而當妳快到公寓時,一眼就看到了李澤言的黑色豪華轎車停在了大廈門前。

是有甚麼事嗎?

妳好奇地小跑過去探頭望了望,只見車門被裏頭的男子打開,示意妳趕快上車。

妳一上去,目光就被茶几上的布丁吸引走,妳吞了吞口水,一臉不可思議地望向李澤言,心想著他怎麼知道妳想吃布丁、難道他除了時間暫停、還會讀心!?

「別想些沒可能的事情。」 也許是因為妳的表情過於明顯,李澤言輕輕嘆了口氣、他又看穿了妳心裏的想法了,「不是妳昨日說想吃的嗎?」

……好像、的確有這回事。

妳回想起、昨日中午時由於工作忙碌,腦海的思緒也變得一塌糊塗起來,而在這種情況下,妳原本想傳給顧夢的短信、一不小心就傳給了面前的男人,之後還要忘了解釋。

反正妳也的確想吃就是了。

「以後有甚麼想吃的,直接告訴我。」李澤言的表情和平日幾乎一樣,唯一不同的是、他嘴角的弧度上揚,似乎是有甚麼高興的事。

而此時時針指向十二時,終於到了換日線。

妳的誕生日也正式來臨。

「還有……生日快樂。」

--

關於短信。

【我想吃布丁!】

【……】

【好。】

鍾函谷x私設男指 同居三十題一至四

私設男指揮使,叫夜、金髮紅眼的高中生

「老闆,我好睏……」
青年揉了揉雙眼,躺在床上被攬到男子懷裡,累到看起來隨時都可以睡著。
他習慣性的把臉埋在對方頸窩,幹脆直接閉上眼睛,在男子的保護下進入夢鄉。
「嗯,晚安,願你有一個好夢。」
男子微笑著輕吻懷中人兒的臉頰,赤紅色的眼眸裏充滿了只對青年一個人獨有的寵溺。

「老闆,其實你冬天要不要買衣服的啊?」
見男子似乎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是穿著同一套衣服,頂多就只是不同顏色,但設計依然一模一樣,青年終於忍不住打算拉他到中央城區的大型商場、去買點比較現代的服裝。
只是他最後被對方的反問打敗了。

「夜不喜歡我這一身嗎?」
雖然語氣聽起來很平常,但青年卻總認為自己聽出了弦外之音,只好抱著男子回答,「不……你穿甚麼我都喜歡。」

「嗯?夜你想看恐怖電影?」
男子微微揚眉,思考著眼前的青年是不是忘記了他原本就已經可以招鬼,沒有看電影的必要,甚至可以讓青年親身體驗電影主角的經歷。
「也不是說很想看……只是昨天雯梓剛好談起,有點興趣而已。」
青年聳肩,看到那人無奈的眼神,最後還是買了兩張Venom的票。

由於男子永遠都是比青年更早起床,他一直都是認為男子並沒有起床氣的。
直到了某天他開黑打遊戲到日出。

青年揉了揉自己和戀人一樣的赤色眼眸,打著呵欠望了眼身邊還在睡覺的鍾函谷。
嘴角微微揚起了看起來有些惡劣的弧度,低下頭在那人臉頰輕力落下一吻,手臂卻突然被捉住了。

只見男子緩慢睜開了雙眼,血紅色的眼眸裏頭少有地帶著一絲不悅。
「夜,打擾老人家睡覺可是很不好的喔?」

關於古街線

說實話,
我作為一個感情豐富只是看FGO主線也會哭的人,覺得古街線還是不錯的。

文筆語序我認為真的可以接受,錯字……好吧其實身為一個看繁體的,我還真不太留意到錯字,抱歉各位大佬。
至於這次新音樂我很喜歡,很催淚,……跪求出OST專輯QQQQQQ

然後認真說說各位很在意的晏華官方OOC。
嗯,聊這個之前、咱們先留意一下,晏華是一個理性到可以被稱為冷血、但還是有著非常不明顯的感情的人。
而羅叔的信念是族人。

用假信息不是不行,但如果要考慮到事件的嚴重性、以及為了避免大陣不被打破,我也會選直接找上族人。
大陣是有可能被打破的,而如果要盡量拖延羅叔時間不讓他趕回去打大陣、我也覺得用攻打遠遠比假信息好多了。
而且各位大佬不要忘了,打仗、戰爭,原本就是這樣的。

暫時結局給我的感覺是和安托線結局很像。

不是拯救世界就是拯救所愛之人。
而你,又會怎樣選擇?

我選了前者,所以我失去了你。
但我依然並沒有讓世界脫離輪迴。

【鍾男指】下雨

老闆OOC有
老闆歸官方,OOC歸我
男指第一人稱





今天東方古街下雨了,而且還莫名其妙的大雨。
說實話,我不喜歡下雨,或者可以這樣說,我討厭下雨的時候幫人跑腿。
……即使鍾函谷和我一起去也是。

好吧,不得不說,我有時候還挺喜歡這樣的,尤其是去拿新的棋子給雯庭棋館,鍾老闆總會主動和雯大小姐下幾局棋,而結局都是雯梓全勝,在下棋方面,鍾函谷根本手無還擊之力。
兩人在全神貫注地思考棋局時,我就會坐在一旁看著他們對奕,而鍾函谷則屢戰屢敗、屢敗屢戰到黃昏才願回去萬葬亭。
雨景配上對奕的兩人,顯得似乎平淡而又日常,使人不想離開這環境,但人總是要工作的,我也不例外,再說我已經賣身給中央庭和萬葬亭了,生前歸中央庭,死後歸萬葬亭。
唉,我只求老闆大人不要亂用我的遺體幹些奇怪的事。

-----

現在我和老闆站在雯庭棋館門外的小亭子裏,我看他、他看我,場面異常沉默還尷尬得很,原因是因為我早上那時想說雨不大,隨便帶一把傘就算了,誰知道下午的時候不但沒停雨,而且越下越大。
而當我想把傘讓給鍾函谷,自己跑回萬葬亭時,他接給了雨傘,拉住了我的衣袖,不讓我跑掉。
「哎呀……指揮使不要走那麼快啊,先等我一下?」
我疑惑地望著了他,只見鍾函谷和平日一樣,笑得讓人完全看不出笑容下的真心,他悠悠閒閒地打開了傘,一手摟住了我的腰,我和他之間距離瞬間被拉近。
這我才理解他想做甚麼,兩人共用一把雨傘走回家。

鍾函谷還故意把傘傾向我,任由他自己的衣襟被雨水打濕,我揚眉看著快濕透的他,除了心疼還是心疼,也就叫老闆把傘傾向他自身,不用理我。
鍾函谷聽見了我的要求,也只是頓了頓,有點無可奈何地笑著。
「我已經跟你約好了,要保護生前、死後的你。如果連簡單的雨水也不能替你擋去,我又如何保護你呢?」

一個很短的現代AU小段子

這是一個私設現代世界觀的鍾函谷x男指。
老闆OOC有。


最近我家鍾先生被人拿去做了遊戲角色原型了。
據說他是在萬葬亭剛剛開店的時候被人找上的,我那時還在睡,不過說實話,當鍾函谷在向我述說那個早上他和希羅的相遇,我看著他那似笑非笑的笑容,直覺告訴我這事沒那麼簡單。
可我想追問真相的時候,鍾函谷那個老狐狸卻笑著威脅我如果再問、就不用起床了。
「嗯……我倒是覺得你知道得越少越好。」他笑得一臉如沐春風的樣子,不等我作出任何反應,就一手摟住了我,故意在我耳邊壓低聲音繼續說著。
「還是你想在床上再聽我講?嗯?」
為了腰著想,我只好放棄追求真相。

而在前幾天,那遊戲開服了,沒事幹無聊得很的我也去下載了一個來玩。
一打開卡池選單,我先看到的不是璃璃子、也不是愛繆莎,而是和鍾先生同名同姓同貌的「鍾函谷」。
我還記得很清楚當時的狀況,那時的我先是愣了愣,然後忍不住打破了自己手遊不課金的原則,一口氣課了五單,痛痛快快的全拿去抽神器使了。
結果是愛繆莎和璃璃子都來了,但我還是抽不到鍾函谷,甚至連碎片也一張都沒有。

這也太不科學了吧!
正當我一面在心中吐嘈這卡池和某FGO差不多,一面打算再課個十單來抽,我聽到了家門被推開的聲音,那是鐘函谷已經回到家的通知。
我這時只有一個想法,用鍾函谷作媒介來抽鍾函谷。
現在回想起來,也是挺傻的。

我當然沒有立即實行,而是等夜晚他睡著了再行動。
凌晨三時,我忍住睡意,確定了那人似乎終於熟睡了,也就拿起了手機登錄遊戲、打算抽卡,誰知道鍾函谷突然醒來,還捉住了我的手。
他睹了眼手機,只是揚起眉,趁我在風中凌亂的時候拿走了它,看了一眼畫面,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。
「哎呀……有了我一個還不夠,還想有第二個我?」

第二部第一章後相關小段子

2.1劇透有,立香比較反派……(
大概是卡多克x皇女

從那天少年御主和他的學妹綁走了白髮青年起,根據青年推算,應該過了大概三天。
青年的四肢被鎖鏈系着,為了不讓有咬舌自盡的可能,被逼帶上口伽,身上的衣物因為之前的戰鬥而殘破不堪。整整三天不吃飯,使原本就瘦弱的身子更是不堪折磨。

正當青年在思考他甚麼時候才會死去,審問室的門突然被推開。

出於好奇迦勒底是不是終於願意派人殺掉他的想法,青年抬起頭,只看到一位黑髮的少年,他一手提着餐盤、一手拿着一個尿壺。
似乎是來處理青年的飲食生活起居的。

『原來是打算當我是寵物般養著嗎……』青年揚起眉來,望向那人的眼神越發冷淡。

但少年絲毫不在乎青年對他的態度,他關上門後,悠閒地用鑰匙解開了鎖鏈,完全不害怕青年會突襲。

經過了三天的完全沒有任何食物、只有水的生活,說實話、青年其實已經連提起手的力氣也沒有了。

而少年深知這件事,因為不讓青年吃飯的不是其他人,而正正就是他。
是少年一意孤行要餓青年幾日,來使對方願意屈服,願意成為他們的助力。

不得不說,少年這招對別人來說,簡直可以說是幹得漂亮,但可惜的是、對青年無效。

青年在那時候,就早已死去一次,只是後來得到異星之神的幫助,重獲新生。
但現在他這份的新生,似乎當少女倒下的那刻開始,也開始對他來說是毫無價值了。

青年並不是嫉妒眼前少年的完成的成就比他高好幾百倍,也不是羨慕那份任何人都可以成為自己助力的才能機遇。
他只是不甘心。
不甘心為甚麼自己做不到最好,無法完成少女的願望,無法獲得其他人的認可。

那樣的他,沒有任何價值。
……沒有任何作為人的價值。

曾經代表青年生命中救贖、光明的少女,早已不存在、離開了他的身邊。
青年無法拯救她,甚至還親眼看著對方的逝去,只能抱住那人慢慢失去熱度的身軀不斷哭泣。

他甚麼也做不到。
就像無力的小孩子一樣。

失去了所愛的人、失去了作為人類的自由。
這是多麼可笑的人生啊。

青年的臉上默默流下了淚水,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,他用盡力氣、扯開了一個似乎在自嘲的笑容。

他累了。
讓他解放吧。

這樣想著的青年,閉上了雙眼,任由自己的意識沉淪在黑暗之中,讓以往的記憶在思緒之海下沉,最後不復存在。

【整理】 FGO同人現代AU架空

觀星所→只有某些人才能入住的高級公寓,有泳池運動場會所餐廳等等的設施,住客通常不是來歷神秘就是太過出名。
保安良好,風景優美,適合所有人居住。

所長→採用原設定加以修過,某知名大學天文學博士(已故)女兒,沒有死、但因為某事(注一)失蹤了。
注一→觀星所曾因為特別原因(注二)受人所威脅搶奪,但後來由於眾人抵抗,暫且是拿回來了,不過後來所長失蹤。
注二→觀星所地下似乎埋著前所長的研究資料,足以影響地球存亡。

醫生→前所長在生時期的好友,自從所長失蹤後替代對方成為房東,曾是某著名大學醫院的王牌全能型醫生,但後來發生了些事情離開。

立香→窮大學生,打工送外賣時剛好遇上教授和所長一群人在爭執,爛好人衝上前調解,結果被牽連進去,最後醫生以歉禮為原因,讓立香留下居住。

學妹→孤兒,小時候身體不好經常被帶到醫生所在的醫院,並且也常常看見對方。
治癒後被醫生推薦到前所長那邊,之後被前所長收養,前所長去世後由醫生出任監護人後,住在觀星所。

圓桌→以兩兄妹--阿爾托莉雅、亞瑟帶領的英國政府特務機關,檯面下的勢力,任務多數以保護王家、政治人物為主,故又被稱為圓桌騎士團。

尼祿→在藝術界被稱為暴君的義大利天才少女,繪畫騎馬雕刻樣樣精通,就是不會唱歌,作品多數風格鮮明強烈,令人有深刻印象。

沖田→日本祕密警察新選組的幹部之一,雖然是天才卻體弱多病,曾經作為間諜潛入黑道,回到新選組後多次和織田幕府交過手,跟那邊的首領認識。

信長→日本黑道織田幕府的首領,但比起單純的黑道首領,更像是統治者,統治著全日本的黑道行動,自稱和沖田不但是認識,更甚至是好友。

艾蕾→法醫,無論處理屍體還是活人都很擅長,對活人有認真研究過,做手術救人也難不到她,因為外貌美麗有氣質而被同事稱呼為女神,跟伊斯塔是姐妹。

伊斯塔→珠寶學專家兼著名模特兒,長駐時裝雜誌封面,對自己的眼光非常有自信,在時裝界曾被譽為金星女神,和艾蕾雖然是姐妹的關係,但感情似乎不好。

豔后→埃及某以旅遊業為主的大財團高層之一,但鮮少在公司出現,只有重大決定才會出現。
平日以時裝設計師的身份行動,因為設計的服裝風格以豔麗高貴為主,而得到「豔后」的稱號。

梅林→在暗地裏活躍的圓桌勢力之一,但似乎平時不太會出門,大多時候只會用戰術終端聯絡,擅長科技情報控制,有時候也會以中立名義去進行不知名的交易。

貞德→黑貞的雙胞胎姐姐,梵蒂岡的主教之一,以聖女為稱號,和圓桌曾經接觸過,對檯面下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,但似乎沒有干涉的打算。

黑貞→貞德的雙胞胎妹妹,梵蒂岡檯面下的戰鬥機關成員,跟聖杯(注三)以及觀星所地下的資料略有涉及,和尼祿曾在法國有一面之緣。
注三→聖杯,梵蒂岡在回收的東西,據說是可以實現任何許願的神蹟,流出過有聖杯在黑市販賣的謠言。

吉爾伽美什→表面上是全球最大的集團總裁,各行各業都有涉及,實際上是黑市軍火商,但在黑市中不但販賣軍火,也有在販賣商業情報。

福爾摩斯→無論是檯面上還是檯面下都十分出名的顧問偵探,因為觀星所底下的玩意,再加上自身的好奇心,搬離221B,現居住於觀星所。

阿比→住在觀星所的小女孩,在過往曾經被某些宗教狂熱者捉去獻祭給外神,被剛好到美國處理一些事情的立香一行人發現並阻止,帶回觀星所後觀察到似乎有某種事物在吞噬她小部分自我,只好通知梵蒂岡。
現時一星期要用聖水進行一次淨化,以免失去自我。

無題原創

別名 勇者魔王養龍記(?)

「……哼,魔王甚麼的,居然只是打敗勇者的普通魔物啊?」
金髮的青年合上了手上的書本,一臉無聊地望着前方的景象。
原本茂盛的森林因為快要下山的太陽而顯得幽森而又恐怖,而且在不遠處,還有一群蠢蠢欲動、只會在夜晚狩獵的魔獸正在準備攻擊青年
這些都在訴說著如果青年再不離去,他就必須在這個森林裏過夜的事實。
奇怪的是,他沒有趕快離開的念頭,而是繼續坐在草地上,似乎等待著某些事物。

隨著時間的過去,森林裏的溫度慢慢下降,而太陽也即將沒落,冷冽刺人的寒風也開始一股一股地向青年襲來,雖說他身上只是穿著單薄的黑色長袍,但他似乎感受不到寒冷一樣,毫無半分移動的意思。

只見他手上的書突然浮空,並且自動翻到其中一頁,顯現於青年眼前,他睹了書一眼後便隨口念了一句話。
「給我火。」

雖然只是一句話,但他這一句隨口說說的話卻不比那正式的咒語遜色半分,當青年語音剛落之時,一顆巨大的火球瞬間在那上手中突然綻放出來。

火球所帶來的溫暖而不會太過炙熱的溫度為他驅逐了寒風,並且帶來了光亮,使他得以在黑暗中看清四周的環境。

這時候,太陽正式落幕,代表死亡與危險的夜晚取代了白天,獲得了世界的控制權,也代表了是魔物出沒的時候。

其實只要是冒險者很清楚在晚上的這段時間,其實是最好不要出門的。
尤其是在森林,你可永遠不會知道有什麼魔物在等著你,也許會是兔子,也有可能是嚐血成性的魔狼,危險得很。

不過即使青年心知這個道理,但他也依舊不為所動,只因他早已在一旁放滿了專門針對敵人的機關。
對青年來說魔物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生物,沒有威脅性、也沒有價值。
因為他對着自己有著無倫的信心,青年確信無論怎樣的敵人,都絕不會是他對手。

只見青年翹著二郎腿,百無聊賴地托著頭,目光飄移不定,像是在思考。
突然之際,他原本冷酷無神的眼神慢慢顯得有神采活潑起來,暗紫色的瞳孔轉化為血赤色。
面無表情的面龐也逐漸變得會揚起嘴角,展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,就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。

「嗯……小勇者難道對我有什麼不滿嗎?不要那麼毒舌嘛。」 輕挑欠揍的語調,都和那剛才冷淡毫無生氣的人截然不同。

然而,即使青年說話了,也理所當然地沒有任何人理會他,因為他身邊一個人也不見,他四周就只有他自己以及魔物的屍骸了。
但青年心中很清楚,他到底在和誰說話,而他所聽到的回答又是些什麼。

畢竟青年的身體裏可不只是擁有著一個靈魂啊。

三年前人界和魔界各自宣戰,觸發了兩界的聖戰,而戰爭途中不但死傷無數,還由於當其時兩界勢力均勻,結果聖戰拖了一年半載後,才由魔王以及勇者的私鬥寫下結尾。
當時在私鬥的末尾,兩人疲倦到無力再防禦其他人的攻擊,單是守著來自對方的攻勢就已經很勉強。
就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們突然一同被不知名的勢力所陷害,魔王只是昏迷過去,但勇者的身體被奪去,只剩下了靈魂。
而那個認真、不開玩笑、不懂風情還冷漠至極的勇者,正因為機緣巧合之下,便和身為魔王的青年共享了同一個身體。

共享身體的結果就導致了即使魔王多不願意,他們倆也必須一起去找出那勢力,並找回勇者原來的身體,好讓日後有人可以討伐魔王。

而今天正是勇者在森林中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迷路了。

返老還童梗,聖誕賀文
CP:微賢王閃閃x立香(男)、出現亞瑟、伊斯塔以及學妹、FGO同人。
閃閃、亞瑟、伊斯塔、瑪修OOC有。
依舊文筆不好不要太在意。

少女總覺得今天很不正常,她已經一整天都沒有看到藤丸立香了。
早餐的時候沒看到、午餐他也沒有出現,房間也找過了,還是找不到。
而且不但沒看到立香本人,甚至連他身邊經常出現的金髮男子也沒有見到。

「是發生了甚麼嗎……」少女呢喃著,「不過既然那位王跟隨著前輩……應該沒事吧。」
雖然少女很憂心兩人,但基於迎接新所長等等的事務,也只能先相信他們。

即使其實事情沒那麼嚴重。

只是青年昨晚收到了由梅林寄出的一瓶藥,在烏魯克王面前喝下那瓶藥後、他的心智和身體瞬間縮水到五歲兒童的地步,而且只記得眼前的男子是誰。

目睹了一切的王並沒有把事情透露出去,而是把男孩帶到自己的房間,他已經可以預計到如果英靈們知道自家的御主成為五歲兒的後果了。

絕對會暴動的,尤其是某些女性英靈。
但是有些人還是掩飾不了的、例如某個聖劍使以及某位笨蛋女神。

就像現在一樣。

亞瑟蹲在男孩前、滿面寵溺地摸摸頭。只見男孩有點困擾地嘗試逃離亞瑟的摸頭攻勢。
「大哥哥……不要再摸了……」

「好、不過master你要快點變回來喔?」
亞瑟眨了一下眼睛,但鑒於金髮男子的怒視而只好無奈地放棄繼續摸頭,輕力拍了拍男孩的頭,轉身離去。

剛送走了聖劍使,笨蛋女神就隨意敲了兩下門,直接走進去。
下場?當然是連立香的樣子都沒看到、就被男子馬上趕出了房間。
「為甚麼我不能進去啊金皮卡!」
「廢話!我的房間是廢柴女神可以進去的嗎?」

男孩被兩人的對罵聲吸引,站在男子身後,探頭出來望了望伊斯塔,又望了望男子,最後拉了一下男子的衣服。
「哥哥……不可以欺負大姐姐。」

「……哼,你也看到了吧,立香返老還童了。」心中嘆了一口氣,既然正主都出來了、那男子再也沒有理由不讓伊斯塔知道真相。

「喔--只是這樣啊。」
意外的反應,男子以為伊斯塔會對男孩有興趣的,但想不到她的反應如此平淡。
只見女神蹲了下來,一面凝重地勸告著男孩。
「立香、聽好了,這個金皮卡啊,是很惡劣的傢伙喔。你要過來和我一起嗎?」
「……立香、你閉一下眼睛。」
聽見對方嘗試誘拐自己的御主,男子皺起眉頭,召喚出王之財寶來物理性趕走伊斯塔。

經過了一番混戰,事不嫌大的女神終於走了。
男子沒好氣地把立香從房門抱回到床上,揉了揉對方的頭髮,望著很睏的男孩,自己也開始睏起來。

立香揉揉眼睛,看了眼面前快睡著的男子,感覺上好像有些東西忘記了要做。
睡覺前要做些甚麼呢……努力去運轉那小小的頭腦,最後得出的結果是睡覺之前要和自己最喜歡的那人親吻。

很簡單嘛!而且親完就可以睡了!
立香臉上揚起了燦爛無比的笑容,身上的姿勢變為跨坐在男子身上,盡量令自己的視線和對方一樣,然後指著自己的唇。

「哥哥、可以親我嗎……?」

FGO同人文,BL向,OOC有。
小段子偏多,文筆很爛。
CP走向:賢王立香/梅林立香/亞瑟立香

亞瑟alterx立香

「Master,一起去喝酒吧。」金髮橘瞳的青年突然壁咚了剛才在靠著牆壁和學妹發消息的立香,一臉不滿,並用著不可拒絕的態度邀請他。

只見立香似乎不想讓青年看到內容般的,馬上收起了手機,思考了一下才一口氣答應,「嗯、可以啊,去哪喝?」

聽見了立香的回答,青年嘴角的弧度才上升了幾分,表示他很滿意這個答案,用空閒的手摸了摸對方的頭當是獎勵後,才毫不猶疑的答覆立香。
「當然是……去您、的、房、間喝啊?」

梅林x立香

原本青年是想給梅林放假的,但對方說不想放假,想和御主一起玩pocky game。

然後事情就變成這樣了--

黑髮的青年跨坐在白髮男子身上,滿臉透紅地望着對方,欲言又止的樣子惹來男子的輕笑,「怎麼了,Master?」
青年深吸一口氣,才敢開口回答:「……那個、梅林,一定要玩pocky game嗎?」
「這可是說好的獎勵啊,Master?」
那名被稱為梅林的男子笑意不減的點了點頭,從一包pocky中拿了一支pocky、含在口中,原本攬住青年腰部的手,挑起青年的下巴,示意要他趕快行動。

逼於無奈,青年只能強忍着害羞,咬住pocky的另一頭,但卻遲遲不繼續。
只見梅林揚了揚眉,一口一口的咬掉pocky,使兩人的距離瞬間拉近。

青年看著眼前俊俏的面龐,視線不知道應該投向哪裡,只能閉上眼睛,讓他看起來似乎在等待甚麼一樣。

「嗯?Master這是在……索吻?」
梅林望見自家御主合上眼睛,便故意誤解青年,讓他露出慌張的樣子,然後一下子咬斷pocky,吻向了那渴望以久的唇--。

賢王x立香

深夜時分的迦勒底之中,御主的房間依然燈火通明,十分顯眼。
此時一名金髮赤瞳的男子正好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,視線被亮光所吸引,他皺了皺眉,走向了御主的房間。

推起房門,可以見到黑髮青年一臉悠閒地躺在床上,口中咬著一支pocky,正在翻閱手上最新一期的雜誌。
青年被男子推門的聲音吸引了目光,當他看到男子的身影時,不禁感到驚訝,「哎?王?你不是應該睡了嗎……?」

被青年叫做王的男子對於他的反應沒有太大意外,只是站到青年床邊,輕輕帶過自己沒睡的原因,順便反問對方在做甚麼。
「我剛才在批公文,倒是你那麼晚還不睡,明天是不用去特異點嗎?」

聽見男子的質問,青年避開了男子的目光,眼神飄忽,看起來有點心虛。
「不是啦、只是對明天有點緊張……王可以留下來嗎……?」他伸手拉了拉男子的衣服,語氣誠懇地請求對方。

「好吧、不過你記得好好感謝我。」
對於青年的請求,男子一向都是沒法子拒絕、只能接受的。他嘆了口氣,一下子坐在床側,斜望並等待青年下一個舉動。

青年聽到男子的回答,先是楞怔了,但很快就反應過來,向對方露出燦笑,並馬上拋開雜誌,撲過去男子身上。
「嘿嘿,那謝謝王,最喜歡你了!」

男子無奈地接過撲向自己的青年,攬住對方的腰部,躺在床上,然後順勢讓他跨跪坐在自己身上,撫摸著青年的後頸。
面對這個喜歡撤嬌、但從來不會踩到別人雷點而且可靠的御主,男子一直都是保持寵溺的態度,當是平時努力的獎勵。

青年溫馴地被對方摸著後頸,瞇起那湛藍色的雙眼,他歪了歪頭,似乎想到甚麼壞點子一樣。
「王,要來玩pocky game嗎?」

「好啊,立香,那你想怎樣玩?」
男子輕挑地揚起嘴角,好像對青年的提議有些興趣般的,一口答應對方。

毫無意外的回答呢。
「謝謝王。」
只見青年笑著向那人道謝,再從床頭櫃的抽屜中拿出了一包pocky,從中抽出一支,並咬著。
「首先……王先咬著另外一邊。之後我們同時開始吃Pocky,直到任何一方鬆口或者Pocky斷了、就停止。誰嘴裡的Pocky長就算贏。」
稍微解釋了玩法,他便露出了一副興致勃勃的表情。
只要王沒鬆口、我就有機會主動親他了!持著這樣想法的青年,瞇起雙眼,看起來有些不懷好意。

然而,男子早已看穿了對方的意圖,只能說青年真的是太好懂了。

一開始還沒甚麼,但當等到兩人臉龐越發接近,青年才發現自己對男子那迷人的外貌完全沒有任何抵抗力,尤其那人輕佻的微笑,使那原本就充滿殺傷力的外表更是驚人。

隨著青年的臉頰越來越紅,他也越發害羞、和男子的距離只餘下了數公分,而青年的身軀其實也快變成躺在男子身上了。
他已經咬不下去了,只好任由男子托起他的下巴,讓對方咬斷pocky,直接吻上自己的唇。

「立香,既然那麼想要我親你,直接說也無妨喔?」

遲來的擁抱情人節梗,賢王x御主

【十二月十四日,是被人名為「擁抱情人節」的日子,情人們趕快抱一下吧?】

青年苦惱地看著手上雜誌的內容,一反過往悠閒的模樣,看起來十分懊惱。
「應該去抱一下王嗎……?」

身為對方的戀人,自己自然應是主動去擁抱他,但當青年一想到那人那玩味不恭、帶有侵略性的笑容,臉頰就不由自主地出現暈紅,開始嘀咕起來。
「王會希望……我去擁抱他嗎?」

兩人的關係既是最親密的戀人,也是最信任的伙伴,明明比擁抱更過分的事情都做過了,但平時行動十分大膽的青年卻在這些時候感到害羞而退縮。

青年在房間在思考良久,才意識到自己再這樣也無補於事,他放下了雜誌,鼓起勇氣走向那人的房間。

推開門,就見到擁有金黃頭髮、赤紅瞳孔的男子在處理公文。

「那個、王在忙嗎?」青年走到男子的前方,發現對方好像在工作,不過無論如何,還是先詢問吧。
聽見了青年的聲音,男子抬起頭,揚眉看著來者,看起來有點疑惑。

「怎麼了嗎,立香?」
青年平時不會選在男子辦公的時間過來,一來是怕打擾男子工作,二來是青年也要處理許多事情。
現在青年突然找他,自然是令男子有點不解。

「其實也沒甚麼啦,就是那個……」說到一半,青年突然停下了發言。
因為男子從座位上離開,走往青年的面前--然後一下子抱著了他。
「立香,情人節快樂。」

梅林的羊的大哥哥

青年一臉疑惑的看著面前男子那俊秀的面龐,深思著對方是不是燒壞腦了,居然自稱為「羊的大哥哥」。
拉了拉旁邊金髮男子的衣服,一臉認真地詢問著,「那個、王,我們要無視梅林嗎?」
雖然梅林一直都很厚面皮,但是自稱做大哥哥甚麼的--好像也真的做得出來……。

只見那人輕笑了一聲,嘴角上揚,語氣帶有愉悅。「當然,那個蠢貨待會就會自己跟上來的了。走吧、立香。」

「喔……好。」
被男子稱為立香的青年,遲疑地點頭,然後隨著男子的步伐繼續前進,餘下了梅林一人待在原地。

「嘛……你們也等我一下吧?」梅林嘆了口氣,發現剛才自己一時的玩笑完全沒用,只好露出了無奈的微笑,趕快跟上前方的兩人。

冬天起不來的梗、梅林+賢王閃閃+御主(男)

冬日氣溫冷得驚人,尤其是在雪山上的迦勒底,即使一年四季都開著暖氣,也沒有完全可以抵抗這股寒流,結果就導致了現在的事態--

現在是早上九時,假如是平時,也許青年早已起床、準備更衣,但是基於天氣真的太冷了,令他忍不住睡多一會。

早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入青年的房間中,刺眼的晨光打在他的面上,使青年不禁皺了皺眉,用被子遮擋住光,翻了個身。打算繼續沉醉在夢鄉之中。

此時,房間門突然被金髮男子推開,後方還跟著另外一名白髮男子。
「立香、快醒來。」
「立香君,該起來了喔?」
兩人分別坐在床的兩邊,嘗試叫醒青年。

「嗯……吉爾?還有……梅林?」
青年被兩人的聲音吵醒,揉了揉眼睛,終於願意起床,但是過了不久又打算重翻夢鄉。
看到自家御主這樣,烏魯克的賢王和宮廷魔術師也拿他沒法子,只好一同鑽入被窩,和青年一起入睡。

「哼、我就只陪你這一次,你這個還不成氣候的御主。」
「願你有一個甜蜜而幸福的夢鄉……我會一直陪著你的。」

中午十二時正,青年終於從夢鄉中蘇醒過來,他打了一個呵欠,讓自己的頭腦稍微清醒起來後,才醒覺到有兩名男子分別睡在自己的兩旁。

梅林就算了……王怎麼也在這邊?!
被身邊兩人所嚇到,青年的大腦總算是徹底醒來了。

雖然很驚訝,但他卻一句話也不敢說,生怕吵醒身邊人。
梅林先不提,明顯他是擁有充足睡眠的人,而且還要經常過來打擾自己睡眠,有時候還會入侵自己的夢境。醒來時見到他已經是見怪不怪的事情。

可是他最敬愛、喜歡的王樣並不同,喜歡工作而討厭休息,還有過勞死的經歷。
每次要趕他去睡覺都要花九牛二虎之力,使青年極度煩惱,但是現在那人卻因為自己一時的賴床而睡在自己身邊。

「……吉爾,謝謝你。」

看著對方那安穩的睡顏,青年不禁微笑起來,小聲道謝後,他把臉龐湊過去,在那人的臉頰落下一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