蒼夜

FGO同人文,BL向,OOC有。
小段子偏多,文筆很爛。
CP走向:賢王立香/梅林立香/亞瑟立香

亞瑟alterx立香

「Master,一起去喝酒吧。」金髮橘瞳的青年突然壁咚了剛才在靠著牆壁和學妹發消息的立香,一臉不滿,並用著不可拒絕的態度邀請他。

只見立香似乎不想讓青年看到內容般的,馬上收起了手機,思考了一下才一口氣答應,「嗯、可以啊,去哪喝?」

聽見了立香的回答,青年嘴角的弧度才上升了幾分,表示他很滿意這個答案,用空閒的手摸了摸對方的頭當是獎勵後,才毫不猶疑的答覆立香。
「當然是……去您、的、房、間喝啊?」

梅林x立香

原本青年是想給梅林放假的,但對方說不想放假,想和御主一起玩pocky game。

然後事情就變成這樣了--

黑髮的青年跨坐在白髮男子身上,滿臉透紅地望着對方,欲言又止的樣子惹來男子的輕笑,「怎麼了,Master?」
青年深吸一口氣,才敢開口回答:「……那個、梅林,一定要玩pocky game嗎?」
「這可是說好的獎勵啊,Master?」
那名被稱為梅林的男子笑意不減的點了點頭,從一包pocky中拿了一支pocky、含在口中,原本攬住青年腰部的手,挑起青年的下巴,示意要他趕快行動。

逼於無奈,青年只能強忍着害羞,咬住pocky的另一頭,但卻遲遲不繼續。
只見梅林揚了揚眉,一口一口的咬掉pocky,使兩人的距離瞬間拉近。

青年看著眼前俊俏的面龐,視線不知道應該投向哪裡,只能閉上眼睛,讓他看起來似乎在等待甚麼一樣。

「嗯?Master這是在……索吻?」
梅林望見自家御主合上眼睛,便故意誤解青年,讓他露出慌張的樣子,然後一下子咬斷pocky,吻向了那渴望以久的唇--。

賢王x立香

深夜時分的迦勒底之中,御主的房間依然燈火通明,十分顯眼。
此時一名金髮赤瞳的男子正好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,視線被亮光所吸引,他皺了皺眉,走向了御主的房間。

推起房門,可以見到黑髮青年一臉悠閒地躺在床上,口中咬著一支pocky,正在翻閱手上最新一期的雜誌。
青年被男子推門的聲音吸引了目光,當他看到男子的身影時,不禁感到驚訝,「哎?王?你不是應該睡了嗎……?」

被青年叫做王的男子對於他的反應沒有太大意外,只是站到青年床邊,輕輕帶過自己沒睡的原因,順便反問對方在做甚麼。
「我剛才在批公文,倒是你那麼晚還不睡,明天是不用去特異點嗎?」

聽見男子的質問,青年避開了男子的目光,眼神飄忽,看起來有點心虛。
「不是啦、只是對明天有點緊張……王可以留下來嗎……?」他伸手拉了拉男子的衣服,語氣誠懇地請求對方。

「好吧、不過你記得好好感謝我。」
對於青年的請求,男子一向都是沒法子拒絕、只能接受的。他嘆了口氣,一下子坐在床側,斜望並等待青年下一個舉動。

青年聽到男子的回答,先是楞怔了,但很快就反應過來,向對方露出燦笑,並馬上拋開雜誌,撲過去男子身上。
「嘿嘿,那謝謝王,最喜歡你了!」

男子無奈地接過撲向自己的青年,攬住對方的腰部,躺在床上,然後順勢讓他跨跪坐在自己身上,撫摸著青年的後頸。
面對這個喜歡撤嬌、但從來不會踩到別人雷點而且可靠的御主,男子一直都是保持寵溺的態度,當是平時努力的獎勵。

青年溫馴地被對方摸著後頸,瞇起那湛藍色的雙眼,他歪了歪頭,似乎想到甚麼壞點子一樣。
「王,要來玩pocky game嗎?」

「好啊,立香,那你想怎樣玩?」
男子輕挑地揚起嘴角,好像對青年的提議有些興趣般的,一口答應對方。

毫無意外的回答呢。
「謝謝王。」
只見青年笑著向那人道謝,再從床頭櫃的抽屜中拿出了一包pocky,從中抽出一支,並咬著。
「首先……王先咬著另外一邊。之後我們同時開始吃Pocky,直到任何一方鬆口或者Pocky斷了、就停止。誰嘴裡的Pocky長就算贏。」
稍微解釋了玩法,他便露出了一副興致勃勃的表情。
只要王沒鬆口、我就有機會主動親他了!持著這樣想法的青年,瞇起雙眼,看起來有些不懷好意。

然而,男子早已看穿了對方的意圖,只能說青年真的是太好懂了。

一開始還沒甚麼,但當等到兩人臉龐越發接近,青年才發現自己對男子那迷人的外貌完全沒有任何抵抗力,尤其那人輕佻的微笑,使那原本就充滿殺傷力的外表更是驚人。

隨著青年的臉頰越來越紅,他也越發害羞、和男子的距離只餘下了數公分,而青年的身軀其實也快變成躺在男子身上了。
他已經咬不下去了,只好任由男子托起他的下巴,讓對方咬斷pocky,直接吻上自己的唇。

「立香,既然那麼想要我親你,直接說也無妨喔?」

遲來的擁抱情人節梗,賢王x御主

【十二月十四日,是被人名為「擁抱情人節」的日子,情人們趕快抱一下吧?】

青年苦惱地看著手上雜誌的內容,一反過往悠閒的模樣,看起來十分懊惱。
「應該去抱一下王嗎……?」

身為對方的戀人,自己自然應是主動去擁抱他,但當青年一想到那人那玩味不恭、帶有侵略性的笑容,臉頰就不由自主地出現暈紅,開始嘀咕起來。
「王會希望……我去擁抱他嗎?」

兩人的關係既是最親密的戀人,也是最信任的伙伴,明明比擁抱更過分的事情都做過了,但平時行動十分大膽的青年卻在這些時候感到害羞而退縮。

青年在房間在思考良久,才意識到自己再這樣也無補於事,他放下了雜誌,鼓起勇氣走向那人的房間。

推開門,就見到擁有金黃頭髮、赤紅瞳孔的男子在處理公文。

「那個、王在忙嗎?」青年走到男子的前方,發現對方好像在工作,不過無論如何,還是先詢問吧。
聽見了青年的聲音,男子抬起頭,揚眉看著來者,看起來有點疑惑。

「怎麼了嗎,立香?」
青年平時不會選在男子辦公的時間過來,一來是怕打擾男子工作,二來是青年也要處理許多事情。
現在青年突然找他,自然是令男子有點不解。

「其實也沒甚麼啦,就是那個……」說到一半,青年突然停下了發言。
因為男子從座位上離開,走往青年的面前--然後一下子抱著了他。
「立香,情人節快樂。」

梅林的羊的大哥哥

青年一臉疑惑的看著面前男子那俊秀的面龐,深思著對方是不是燒壞腦了,居然自稱為「羊的大哥哥」。
拉了拉旁邊金髮男子的衣服,一臉認真地詢問著,「那個、王,我們要無視梅林嗎?」
雖然梅林一直都很厚面皮,但是自稱做大哥哥甚麼的--好像也真的做得出來……。

只見那人輕笑了一聲,嘴角上揚,語氣帶有愉悅。「當然,那個蠢貨待會就會自己跟上來的了。走吧、立香。」

「喔……好。」
被男子稱為立香的青年,遲疑地點頭,然後隨著男子的步伐繼續前進,餘下了梅林一人待在原地。

「嘛……你們也等我一下吧?」梅林嘆了口氣,發現剛才自己一時的玩笑完全沒用,只好露出了無奈的微笑,趕快跟上前方的兩人。

冬天起不來的梗、梅林+賢王閃閃+御主(男)

冬日氣溫冷得驚人,尤其是在雪山上的迦勒底,即使一年四季都開著暖氣,也沒有完全可以抵抗這股寒流,結果就導致了現在的事態--

現在是早上九時,假如是平時,也許青年早已起床、準備更衣,但是基於天氣真的太冷了,令他忍不住睡多一會。

早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入青年的房間中,刺眼的晨光打在他的面上,使青年不禁皺了皺眉,用被子遮擋住光,翻了個身。打算繼續沉醉在夢鄉之中。

此時,房間門突然被金髮男子推開,後方還跟著另外一名白髮男子。
「立香、快醒來。」
「立香君,該起來了喔?」
兩人分別坐在床的兩邊,嘗試叫醒青年。

「嗯……吉爾?還有……梅林?」
青年被兩人的聲音吵醒,揉了揉眼睛,終於願意起床,但是過了不久又打算重翻夢鄉。
看到自家御主這樣,烏魯克的賢王和宮廷魔術師也拿他沒法子,只好一同鑽入被窩,和青年一起入睡。

「哼、我就只陪你這一次,你這個還不成氣候的御主。」
「願你有一個甜蜜而幸福的夢鄉……我會一直陪著你的。」

中午十二時正,青年終於從夢鄉中蘇醒過來,他打了一個呵欠,讓自己的頭腦稍微清醒起來後,才醒覺到有兩名男子分別睡在自己的兩旁。

梅林就算了……王怎麼也在這邊?!
被身邊兩人所嚇到,青年的大腦總算是徹底醒來了。

雖然很驚訝,但他卻一句話也不敢說,生怕吵醒身邊人。
梅林先不提,明顯他是擁有充足睡眠的人,而且還要經常過來打擾自己睡眠,有時候還會入侵自己的夢境。醒來時見到他已經是見怪不怪的事情。

可是他最敬愛、喜歡的王樣並不同,喜歡工作而討厭休息,還有過勞死的經歷。
每次要趕他去睡覺都要花九牛二虎之力,使青年極度煩惱,但是現在那人卻因為自己一時的賴床而睡在自己身邊。

「……吉爾,謝謝你。」

看著對方那安穩的睡顏,青年不禁微笑起來,小聲道謝後,他把臉龐湊過去,在那人的臉頰落下一吻。

评论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