蒼夜

無題原創

別名 勇者魔王養龍記(?)

「……哼,魔王甚麼的,居然只是打敗勇者的普通魔物啊?」
金髮的青年合上了手上的書本,一臉無聊地望着前方的景象。
原本茂盛的森林因為快要下山的太陽而顯得幽森而又恐怖,而且在不遠處,還有一群蠢蠢欲動、只會在夜晚狩獵的魔獸正在準備攻擊青年
這些都在訴說著如果青年再不離去,他就必須在這個森林裏過夜的事實。
奇怪的是,他沒有趕快離開的念頭,而是繼續坐在草地上,似乎等待著某些事物。

隨著時間的過去,森林裏的溫度慢慢下降,而太陽也即將沒落,冷冽刺人的寒風也開始一股一股地向青年襲來,雖說他身上只是穿著單薄的黑色長袍,但他似乎感受不到寒冷一樣,毫無半分移動的意思。

只見他手上的書突然浮空,並且自動翻到其中一頁,顯現於青年眼前,他睹了書一眼後便隨口念了一句話。
「給我火。」

雖然只是一句話,但他這一句隨口說說的話卻不比那正式的咒語遜色半分,當青年語音剛落之時,一顆巨大的火球瞬間在那上手中突然綻放出來。

火球所帶來的溫暖而不會太過炙熱的溫度為他驅逐了寒風,並且帶來了光亮,使他得以在黑暗中看清四周的環境。

這時候,太陽正式落幕,代表死亡與危險的夜晚取代了白天,獲得了世界的控制權,也代表了是魔物出沒的時候。

其實只要是冒險者很清楚在晚上的這段時間,其實是最好不要出門的。
尤其是在森林,你可永遠不會知道有什麼魔物在等著你,也許會是兔子,也有可能是嚐血成性的魔狼,危險得很。

不過即使青年心知這個道理,但他也依舊不為所動,只因他早已在一旁放滿了專門針對敵人的機關。
對青年來說魔物只是一些不值一提的生物,沒有威脅性、也沒有價值。
因為他對着自己有著無倫的信心,青年確信無論怎樣的敵人,都絕不會是他對手。

只見青年翹著二郎腿,百無聊賴地托著頭,目光飄移不定,像是在思考。
突然之際,他原本冷酷無神的眼神慢慢顯得有神采活潑起來,暗紫色的瞳孔轉化為血赤色。
面無表情的面龐也逐漸變得會揚起嘴角,展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,就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。

「嗯……小勇者難道對我有什麼不滿嗎?不要那麼毒舌嘛。」 輕挑欠揍的語調,都和那剛才冷淡毫無生氣的人截然不同。

然而,即使青年說話了,也理所當然地沒有任何人理會他,因為他身邊一個人也不見,他四周就只有他自己以及魔物的屍骸了。
但青年心中很清楚,他到底在和誰說話,而他所聽到的回答又是些什麼。

畢竟青年的身體裏可不只是擁有著一個靈魂啊。

三年前人界和魔界各自宣戰,觸發了兩界的聖戰,而戰爭途中不但死傷無數,還由於當其時兩界勢力均勻,結果聖戰拖了一年半載後,才由魔王以及勇者的私鬥寫下結尾。
當時在私鬥的末尾,兩人疲倦到無力再防禦其他人的攻擊,單是守著來自對方的攻勢就已經很勉強。
就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們突然一同被不知名的勢力所陷害,魔王只是昏迷過去,但勇者的身體被奪去,只剩下了靈魂。
而那個認真、不開玩笑、不懂風情還冷漠至極的勇者,正因為機緣巧合之下,便和身為魔王的青年共享了同一個身體。

共享身體的結果就導致了即使魔王多不願意,他們倆也必須一起去找出那勢力,並找回勇者原來的身體,好讓日後有人可以討伐魔王。

而今天正是勇者在森林中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迷路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