蒼夜

一個很短的現代AU小段子

這是一個私設現代世界觀的鍾函谷x男指。
老闆OOC有。


最近我家鍾先生被人拿去做了遊戲角色原型了。
據說他是在萬葬亭剛剛開店的時候被人找上的,我那時還在睡,不過說實話,當鍾函谷在向我述說那個早上他和希羅的相遇,我看著他那似笑非笑的笑容,直覺告訴我這事沒那麼簡單。
可我想追問真相的時候,鍾函谷那個老狐狸卻笑著威脅我如果再問、就不用起床了。
「嗯……我倒是覺得你知道得越少越好。」他笑得一臉如沐春風的樣子,不等我作出任何反應,就一手摟住了我,故意在我耳邊壓低聲音繼續說著。
「還是你想在床上再聽我講?嗯?」
為了腰著想,我只好放棄追求真相。

而在前幾天,那遊戲開服了,沒事幹無聊得很的我也去下載了一個來玩。
一打開卡池選單,我先看到的不是璃璃子、也不是愛繆莎,而是和鍾先生同名同姓同貌的「鍾函谷」。
我還記得很清楚當時的狀況,那時的我先是愣了愣,然後忍不住打破了自己手遊不課金的原則,一口氣課了五單,痛痛快快的全拿去抽神器使了。
結果是愛繆莎和璃璃子都來了,但我還是抽不到鍾函谷,甚至連碎片也一張都沒有。

這也太不科學了吧!
正當我一面在心中吐嘈這卡池和某FGO差不多,一面打算再課個十單來抽,我聽到了家門被推開的聲音,那是鐘函谷已經回到家的通知。
我這時只有一個想法,用鍾函谷作媒介來抽鍾函谷。
現在回想起來,也是挺傻的。

我當然沒有立即實行,而是等夜晚他睡著了再行動。
凌晨三時,我忍住睡意,確定了那人似乎終於熟睡了,也就拿起了手機登錄遊戲、打算抽卡,誰知道鍾函谷突然醒來,還捉住了我的手。
他睹了眼手機,只是揚起眉,趁我在風中凌亂的時候拿走了它,看了一眼畫面,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。
「哎呀……有了我一個還不夠,還想有第二個我?」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