蒼夜

【鍾男指】下雨

老闆OOC有
老闆歸官方,OOC歸我
男指第一人稱





今天東方古街下雨了,而且還莫名其妙的大雨。
說實話,我不喜歡下雨,或者可以這樣說,我討厭下雨的時候幫人跑腿。
……即使鍾函谷和我一起去也是。

好吧,不得不說,我有時候還挺喜歡這樣的,尤其是去拿新的棋子給雯庭棋館,鍾老闆總會主動和雯大小姐下幾局棋,而結局都是雯梓全勝,在下棋方面,鍾函谷根本手無還擊之力。
兩人在全神貫注地思考棋局時,我就會坐在一旁看著他們對奕,而鍾函谷則屢戰屢敗、屢敗屢戰到黃昏才願回去萬葬亭。
雨景配上對奕的兩人,顯得似乎平淡而又日常,使人不想離開這環境,但人總是要工作的,我也不例外,再說我已經賣身給中央庭和萬葬亭了,生前歸中央庭,死後歸萬葬亭。
唉,我只求老闆大人不要亂用我的遺體幹些奇怪的事。

-----

現在我和老闆站在雯庭棋館門外的小亭子裏,我看他、他看我,場面異常沉默還尷尬得很,原因是因為我早上那時想說雨不大,隨便帶一把傘就算了,誰知道下午的時候不但沒停雨,而且越下越大。
而當我想把傘讓給鍾函谷,自己跑回萬葬亭時,他接給了雨傘,拉住了我的衣袖,不讓我跑掉。
「哎呀……指揮使不要走那麼快啊,先等我一下?」
我疑惑地望著了他,只見鍾函谷和平日一樣,笑得讓人完全看不出笑容下的真心,他悠悠閒閒地打開了傘,一手摟住了我的腰,我和他之間距離瞬間被拉近。
這我才理解他想做甚麼,兩人共用一把雨傘走回家。

鍾函谷還故意把傘傾向我,任由他自己的衣襟被雨水打濕,我揚眉看著快濕透的他,除了心疼還是心疼,也就叫老闆把傘傾向他自身,不用理我。
鍾函谷聽見了我的要求,也只是頓了頓,有點無可奈何地笑著。
「我已經跟你約好了,要保護生前、死後的你。如果連簡單的雨水也不能替你擋去,我又如何保護你呢?」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