蒼夜

鍾函谷x私設男指 同居三十題一至四

私設男指揮使,叫夜、金髮紅眼的高中生

「老闆,我好睏……」
青年揉了揉雙眼,躺在床上被攬到男子懷裡,累到看起來隨時都可以睡著。
他習慣性的把臉埋在對方頸窩,幹脆直接閉上眼睛,在男子的保護下進入夢鄉。
「嗯,晚安,願你有一個好夢。」
男子微笑著輕吻懷中人兒的臉頰,赤紅色的眼眸裏充滿了只對青年一個人獨有的寵溺。

「老闆,其實你冬天要不要買衣服的啊?」
見男子似乎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是穿著同一套衣服,頂多就只是不同顏色,但設計依然一模一樣,青年終於忍不住打算拉他到中央城區的大型商場、去買點比較現代的服裝。
只是他最後被對方的反問打敗了。

「夜不喜歡我這一身嗎?」
雖然語氣聽起來很平常,但青年卻總認為自己聽出了弦外之音,只好抱著男子回答,「不……你穿甚麼我都喜歡。」

「嗯?夜你想看恐怖電影?」
男子微微揚眉,思考著眼前的青年是不是忘記了他原本就已經可以招鬼,沒有看電影的必要,甚至可以讓青年親身體驗電影主角的經歷。
「也不是說很想看……只是昨天雯梓剛好談起,有點興趣而已。」
青年聳肩,看到那人無奈的眼神,最後還是買了兩張Venom的票。

由於男子永遠都是比青年更早起床,他一直都是認為男子並沒有起床氣的。
直到了某天他開黑打遊戲到日出。

青年揉了揉自己和戀人一樣的赤色眼眸,打著呵欠望了眼身邊還在睡覺的鍾函谷。
嘴角微微揚起了看起來有些惡劣的弧度,低下頭在那人臉頰輕力落下一吻,手臂卻突然被捉住了。

只見男子緩慢睜開了雙眼,血紅色的眼眸裏頭少有地帶著一絲不悅。
「夜,打擾老人家睡覺可是很不好的喔?」

评论

热度(19)